和父亲最早的记忆,应该是5岁左右,和外婆从河源的姨妈家回汕头。好象是在车站或是旅馆的楼上,父亲从楼下走上来,外婆说,叫爸爸。。。

小时候,记得的事情不多。好象是出生那年搬了次家,之后三年搬一次。新洪巷,瑞星里,后沙地,8岁的时候搬到寿山里,一直到90年拆迁,92年左右搬到瑞平路,到09年搬到金环。

在寿山里,大约是小学三年左右,经常发烧,一发烧就做恶梦,都是相同场景的梦。最后一次从阁楼奔下,父亲起来安抚。之后就没再做过类似的梦了。

和父亲最后的记忆,应该是我弟回美国后,有一次,他在家里又失忆。我妈打电话把我从单位叫回去。他意识又稍微回来,我拉着他,走到路口的一家茶饮店喝茶。天气还不太热,应该是5月中吧。我不断开解他,不要把小事放心上。得过且过。后来想想,也不知道他能听懂不。

潮汕人在家喝工夫茶,这种茶饮店,我这种年纪的人,是从来不会去的。之前没去过,之后也没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