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d posts in ' "生活"

Back home

梦到两个小人在打架

02/12/2019

对算命这事,我是从信到不信的历程。现在我的认识是,人是有自由意识,没有命运天定。如果所有事情都在出生时注定,做人还有什么乐趣?

我妈去世后,偶尔想起快十年前,S3给我看八字命盘(好象是这个),说到父母缘薄,不禁心下戚戚。

昨天夜里临睡前,看到D版有人说去算命很准,楼下有6页回贴在求算命的淘宝店。

半夜梦中有两个小人打了起来,一个叫自由意识,一个叫决定论。。。半梦半醒间,我“起来”喝退这两个小人。

早上醒来,心有余悸。这情况继续,会不会精神分裂。

No Comments

荒诞的来电

02/4/2019

1日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人是父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候的旧同事,可能有80几岁了。最近十年我在汕头,见过一两次,最多三次面。最近一次,如果有,是16年初我爸去世的时候。

她在电话里说,有一个无儿无女的亲戚病重,想跟我借两万块钱。(什么鬼)
去年中,我妈去世之前,说过这个同事跟她借过钱,也是要两万,说是儿子什么业务周转,我妈拿了五千,听说是还了。

我借口说手头紧张,拒绝了。 昨天晚上、今天上午,那个父母的旧同事又打了四次电话来。前三次我没接。第四个电话我接了。我说借钱我是没有办法,不过可以帮联系下区民政部门,进行救济。然后她就说,区没办法帮到她这亲戚的。不过可以让区帮下她,说儿子失业女儿患病。

于是我打电话问了下区的的同事,说了这个旧同事的简单情况。区里的同事了解后给我回了电话。说这个人一直都有去找区里要补助,区里也有给补助。科级退休,看起来家里没什么经济问题,儿孙也挺多。

中午时候,她又打电话来,说不要找区里了。区里也帮不到。

这事应该算终结了。

No Comments

人不能挪

01/24/2019

在这个公司做了十年出了,在这个部门也做了五年出了,想换个部门的想法越来越浓烈,希望越来越小。。。
我前阵子还想着能不能换个公司,一天来回20KM实在痛苦,本来不长的生命都耗在茫茫车流里了

No Comments

色即是空

01/23/2019

佛教用語,沿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前後數句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表示少,虛無,沒有等抽象概念;色,空的對立面,表示多,現實,存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包含了事物相互轉化的哲學道理。 註:現代人對這裡的「色」常誤解為色情的意思,是對原文的曲解。

昨晚和一群人出去吃饭,感觉两已婚男女有点暧昧。

No Comments

活久见?

01/9/2019

主要领导开会强调说,大家要提高意识形态、思想政治的站位和觉悟。回想起来,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领导所在的位置和我不一样,看事情的高度角度广度自然不同,或许有些事情他并没有我懂的多,不过这个事情看起来应该是很严重。所以我准备把twitter锁了。

No Comments

我只是跟不上挣钱的形势

12/25/2018

上周末发了一个朋友圈,被赞说跟上形势了。我基本不发微信朋友圈。偶尔发过一个,过一两天也删了。主要的原因是,不能在上面讲真话。我没有写微博,但我twitter已经10周年了。我没有朋友圈,可是我还有自己的个人网站。

微信,我第一天就注册了。

1995年,我就上网了,usa.net,四通利方。最早的个人免费主页GeoCities,到后来的网易,到OiCQ,我只是没有跟上这个挣钱的时代。2004年想赚钱了,注册了一个网站想来卖银,刚开张,淘宝也开张了。

No Comments

那些已离我远去的人

12/14/2018

今天是1213,网上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很多。可是并没有触动到我的任何神经。是的,总有很感人的文字。可是,那些人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啊。年中我妈去世的时候,有个人说起他的车让人别了一下,他觉得他这事比我妈那个事更可恨!因为,这事关系到他了。

最近喝酒就有时会失控到哭,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是酒量退步了。酒是好东西,能让人全身放松。父母,朋友,亲戚,一个个地走了,不定哪天我也就离开了。域名卖了,这个文字也没有。这有什么呢?几千年的人类又有几个能让人记得的?

No Comments

不再做财务是我们共同的喜悦

11/20/2018

周末上午去澄海参加义务卫生劳动。有几个公司下属单位的人,不认识。清人数的时候,看到一个名字,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上车的时候这个人坐我后面,冲动之下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去过深圳。果然是。94年6月去深圳,住在公司的天台违建房,公司的人跟我说,之前住的那个人4月离职了。我们一致对离开深圳公司不再做财务,都是脸露喜色,深深地松了口气。

No Comments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11/17/2018

只有通过知识的增长,心灵才能从它的精神束缚即偏见、偶像和可避免的错误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接近真理并非易事。只有一条道路通向真理,通过错误的道路。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错误进行学习;只有乐于把别人的错误作为通向真理的踏脚石看待甚至珍爱的人,只有寻求自己错误的人才会学习:因为只有当他意识到这些错误的时候,才能使自己摆脱它们,因此试图发现错误的人,才会学习。

因此,我们的通过知识而自我解放,是从错误、从迷信和从虚假偶像的精神上的自我解放。它是通过人们自己对自己的观念的批评——尽管总会需要别人的帮助——而达到的自己的精神上的自我解放和发展的观念。

卡尔波普尔《能过知识获得解放》

No Comments

我想来写一个科幻小说

10/25/2018

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每天晚上我睡去之后,第二天醒来的,已经不是我了。第二天的我,只是保留之前一天的我的大部分记忆的另一个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