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了

对于大部分时候一分钟内能入睡的人,偶尔失眠的感受也很难得。 最近比较感觉到一个心理障碍(?)。焦虑。 焦虑好象一直都有。记忆中,好象幼时弟弟迟归焦虑过:不会被拐了吧之类。80年初,巷子那头的砖木结构的楼塌了,压死了我一个以前的老师。于是到搬走为止,十年里,很多个夜里,台风天里,总是担心会不会我家的砖木结构的楼也塌了。 弟弟回国的时候他单独活动时、回美国的路程里,我都会深...

read more..

梦到两个小人在打架

对算命这事,我是从信到不信的历程。现在我的认识是,人是有自由意识,没有命运天定。如果所有事情都在出生时注定,做人还有什么乐趣? 我妈去世后,偶尔想起快十年前,S3给我看八字命盘(好象是这个),说到父母缘薄,不禁心下戚戚。 昨天夜里临睡前,看到D版有人说去算命很准,楼下有6页回贴在求算命的淘宝店。 半夜梦中有两个小人打了起来,一个叫自由意识,一个叫决定论。。。半梦半醒间,我...

read more..

一部电影而已

这个春节,本来想着去看流浪地球。在D版看到偶尔有人说不好看,后面就汹涌而上一群骂人的。一部电影而已,提到爱不爱国的层面。不知道还以为在打宗教战争。算了,不去看。

read more..

不再需要年夜饭

这两天抽屉APP上都在发年夜饭。我不记得了,是14年还是15年开始,因为父亲病了,再也没有正正经经的吃年夜饭。今年开始,父母都不在了,也不需要年夜饭了。

read more..

2018,逝

这一年的记忆,很难过。逝,正是我这一年的描述。 几次出入icu,殡仪馆。我妈在7月车祸过世,老詹在春节前去世。 其他的事,象04年以来第一次年度股票亏损实在算不上事。写出来也没意思了。 2019年,继续龟缩。

read more..

荒诞的来电

1日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人是父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候的旧同事,可能有80几岁了。最近十年我在汕头,见过一两次,最多三次面。最近一次,如果有,是16年初我爸去世的时候。 她在电话里说,有一个无儿无女的亲戚病重,想跟我借两万块钱。(什么鬼)去年中,我妈去世之前,说过这个同事跟她借过钱,也是要两万,说是儿子什么业务周转,我妈拿了五千,听说是还了。 我借口说手头紧张,拒绝...

read more..

人不能挪

在这个公司做了十年出了,在这个部门也做了五年出了,想换个部门的想法越来越浓烈,希望越来越小。。。我前阵子还想着能不能换个公司,一天来回20KM实在痛苦,本来不长的生命都耗在茫茫车流里了

read more..

色即是空

佛教用語,沿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前後數句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表示少,虛無,沒有等抽象概念;色,空的對立面,表示多,現實,存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包含了事物相互轉化的哲學道理。 註:現代人對這裡的「色」常誤解為色情的意思,是對原文的曲解。 昨晚和一群人出去吃饭,感觉两已婚男女有点暧昧。

read more..

娱乐圈就是看年轻漂亮的肉体啊

歌手7又来了。除了那个鬼仔,一个个都快入土的人了(娱乐圈),还装着青春的样子。心里嘲笑着其他人,脸上一幅天真的假笑。那个阿姨比之前的黄什么好看点,可是年纪这么大了,在家带带孙子不好吗?这种节目谁看啊。我们要看小鲜肉,要看年轻漂亮的!这么老这么丑还想赚钱,我也可以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