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挪

在这个公司做了十年出了,在这个部门也做了五年出了,想换个部门的想法越来越浓烈,希望越来越小。。。我前阵子还想着能不能换个公司,一天来回20KM实在痛苦,本来不长的生命都耗在茫茫车流里了

read more..

色即是空

佛教用語,沿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前後數句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表示少,虛無,沒有等抽象概念;色,空的對立面,表示多,現實,存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包含了事物相互轉化的哲學道理。 註:現代人對這裡的「色」常誤解為色情的意思,是對原文的曲解。 昨晚和一群人出去吃饭,感觉两已婚男女有点暧昧。

read more..

活久见?

主要领导开会强调说,大家要提高意识形态、思想政治的站位和觉悟。回想起来,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领导所在的位置和我不一样,看事情的高度角度广度自然不同,或许有些事情他并没有我懂的多,不过这个事情看起来应该是很严重。所以我准备把twitter锁了。

read more..

我只是跟不上挣钱的形势

上周末发了一个朋友圈,被赞说跟上形势了。我基本不发微信朋友圈。偶尔发过一个,过一两天也删了。主要的原因是,不能在上面讲真话。我没有写微博,但我twitter已经10周年了。我没有朋友圈,可是我还有自己的个人网站。 微信,我第一天就注册了。 1995年,我就上网了,usa.net,四通利方。最早的个人免费主页GeoCities,到后来的网易,到OiCQ,我只是没有跟上这个挣钱的时代。2004年想赚钱了,注册了一个网...

read more..

那些已离我远去的人

今天是1213,网上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很多。可是并没有触动到我的任何神经。是的,总有很感人的文字。可是,那些人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啊。年中我妈去世的时候,有个人说起他的车让人别了一下,他觉得他这事比我妈那个事更可恨!因为,这事关系到他了。 最近喝酒就有时会失控到哭,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是酒量退步了。酒是好东西,能让人全身放松。父母,朋友,亲戚,一个个地走了,不定哪天我也就离开了。...

read more..

不再做财务是我们共同的喜悦

周末上午去澄海参加义务卫生劳动。有几个公司下属单位的人,不认识。清人数的时候,看到一个名字,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上车的时候这个人坐我后面,冲动之下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去过深圳。果然是。94年6月去深圳,住在公司的天台违建房,公司的人跟我说,之前住的那个人4月离职了。我们一致对离开深圳公司不再做财务,都是脸露喜色,深深地松了口气。

read more..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只有通过知识的增长,心灵才能从它的精神束缚即偏见、偶像和可避免的错误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接近真理并非易事。只有一条道路通向真理,通过错误的道路。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错误进行学习;只有乐于把别人的错误作为通向真理的踏脚石看待甚至珍爱的人,只有寻求自己错误的人才会学习:因为只有当他意识到这些错误的时候,才能使自己摆脱它们,因此试图发现错误的人,才会学习。 因此,我们的通过知识而自我...

read more..

读书感想,太容易暴露三观了

公司搞了一个活动,让所有员工在台上讲一些工作流程或是读书感想。有人选择讲读书感想。我原来也想讲我的读书感想,不过今天下午听了两个小同事的读书感想,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太容易暴露三观了,而且是在所有人都在的时候。 一个同事讲了美国宪政历程。她读的法律课程,读这个书很正常。讲得并不好,在十几分钟里讲了三个例子,没有办法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对台下大部分天天在讲习思想的人来说,价值...

read more..

我想来写一个科幻小说

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每天晚上我睡去之后,第二天醒来的,已经不是我了。第二天的我,只是保留之前一天的我的大部分记忆的另一个人。

read more..

延安随记

每新去一个地方,我总有很多感想。以前写过不过散记,也散掉了。 过去的一周,在延安。延安很多酒店商场都以圣字开头,不知道还以为去了梵帝岗。交警的车上也写着圣地交警。真是自信。 在延安,没有旅行社,没有导游。只有的是红色革命培训中心,只有老师。也没有游客,只有学员。除了一面什么什么学习班的红旗,路上还不时能看到穿着浅蓝色红军服饰的学员。据说现时延安有七八十个培训中心。 最后一个晚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