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一年

20180714的上午,收到110微信通知,说我妈车祸过世之后有几个月吧,发现对事情的判断力几乎没有了。对事情发展的预期就只有一个方向的判断。这一年,流泪的次数多不可数。之前40几年欠下的泪应该都还了。上午去菩提院,又差点泪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