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来电

1日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人是父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候的旧同事,可能有80几岁了。最近十年我在汕头,见过一两次,最多三次面。最近一次,如果有,是16年初我爸去世的时候。

她在电话里说,有一个无儿无女的亲戚病重,想跟我借两万块钱。(什么鬼)
去年中,我妈去世之前,说过这个同事跟她借过钱,也是要两万,说是儿子什么业务周转,我妈拿了五千,听说是还了。

我借口说手头紧张,拒绝了。 昨天晚上、今天上午,那个父母的旧同事又打了四次电话来。前三次我没接。第四个电话我接了。我说借钱我是没有办法,不过可以帮联系下区民政部门,进行救济。然后她就说,区没办法帮到她这亲戚的。不过可以让区帮下她,说儿子失业女儿患病。

于是我打电话问了下区的的同事,说了这个旧同事的简单情况。区里的同事了解后给我回了电话。说这个人一直都有去找区里要补助,区里也有给补助。科级退休,看起来家里没什么经济问题,儿孙也挺多。

中午时候,她又打电话来,说不要找区里了。区里也帮不到。

这事应该算终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