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老詹

老詹2月13日过世了,不记下来,怕过了几年,又忘记了。

老詹是个挺好的人,象大哥一样。2010年7、8月间,同事了两个月。那年7月,出差到岛上,两个人喝着啤酒谈到天亮,说什么忘记了。

2014年初,老詹调到资产公司了。

老詹忠孝仁义信占全了,就是喝酒有点不能控制,当然酒后不吐不闹,也是难得。

2017年5月28日,他老婆因长期的抑郁症自杀。他一蹶不振,中间在他公司、家里,见了三几次面,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2018年1月10日,他老婆过世后第一次约到他出来吃饭。他精神终于有点恢复,几个旧同事喝了点酒。18日晚上,打电话没接,10点回电话来,说是有点感冒。23日晚上,打电话没接,第二次打,有个人接了电话,说是公司同事,老詹正在急诊。赶了过去,在急诊找不到人,以为感冒打一针就回家了。打电话没听,打了电话给老蔡。说是从急诊转住院中。在住院部,医生说脱鞋上去,这个我熟,我脱了鞋上床把老詹从急诊的床上提到住院的床上。老詹在床上盯着我,担心我把氧气瓶给搞掉下去。

第二天中午,我和几个旧同事去看他时,已经打了镇定药,上了呼吸机。从此没再说上话。一周后转入ICU,我们从外面的小电视机里看他,非常虚弱,之后再去看,又打了镇定,昏昏沉沉。2月11日,我进到ICU看他,手脚都水肿严重,医生说是缺蛋白。2月13日晚上,老詹就走了。

农历十二月三十上午,我们去送了老詹最后一程。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坦然面对死亡。可是老詹死了,忽然发现心里难以放下。过年期间没事,翻西方哲学史,这书以前也翻过。推理了一下,人生没有意义,瞬间掉坑。整个人瞬间不行了。到了快五十岁的年纪了。生活里朋友也有,好朋友也还有。可是有些形而上的问题却不好跟他们讨论。

上了几天班,有个同事妹子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敷衍说,更年期到了。要是跟其他人讨论人生的意义,分分钟让人觉得你神经病了。有些事情说出来自己轻松一点,但会加重别人的负担。而且说不说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还不如自己默默承担。

过了元宵,整个人才回过神来。人生有没有意义,又与我何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