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一年

by tiantian on 07/15/2019

20180714的上午,收到110微信通知,说我妈车祸过世。之后有几个月吧,自己对事情的判断力降到接近零,经常遇事情就发呆。这一年,流泪的次数多不可数。

载我弟去做车,回来的路上大哭;去菩提院祭拜,泪崩;有天中午没事练毛笔记,写着写着,写到了父母的名字。忍不住痛哭出来;周末在父母家收拾东西,看到父亲神智还清醒写的我们兄弟的生日、结婚日,侄女的生日。突然间泪水又止不住。
之前40几年欠下的泪应该都还了。

年前网上都在发年夜饭。我不记得了,是14年还是15年开始,因为父亲病了,再也没有正正经经的吃年夜饭。今年开始,父母都不在了,也不需要年夜饭了。

过了农历新年,喝了几次酒, 失控到哭,还有一次当场吐了。三四两酒,以前真没当回事。

这一年的记忆,很难过。几次出入icu,殡仪馆。我妈去世,老詹去世。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You have to log in to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