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已离我远去的人

今天是1213,网上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很多。可是并没有触动到我的任何神经。是的,总有很感人的文字。可是,那些人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啊。年中我妈去世的时候,有个人说起他的车让人别了一下,他觉得他这事比我妈那个事更可恨!因为,这事关系到他了。 最近喝酒就有时会失控到哭,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是酒量退步了。酒是好东西,能让人全身放松。父母,朋友,亲戚,一个个地走了,不定哪天我也就离开了。...

read more..

不再做财务是我们共同的喜悦

周末上午去澄海参加义务卫生劳动。有几个公司下属单位的人,不认识。清人数的时候,看到一个名字,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上车的时候这个人坐我后面,冲动之下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去过深圳。果然是。94年6月去深圳,住在公司的天台违建房,公司的人跟我说,之前住的那个人4月离职了。我们一致对离开深圳公司不再做财务,都是脸露喜色,深深地松了口气。

read more..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只有通过知识的增长,心灵才能从它的精神束缚即偏见、偶像和可避免的错误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接近真理并非易事。只有一条道路通向真理,通过错误的道路。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错误进行学习;只有乐于把别人的错误作为通向真理的踏脚石看待甚至珍爱的人,只有寻求自己错误的人才会学习:因为只有当他意识到这些错误的时候,才能使自己摆脱它们,因此试图发现错误的人,才会学习。 因此,我们的通过知识而自我...

read more..

我想来写一个科幻小说

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每天晚上我睡去之后,第二天醒来的,已经不是我了。第二天的我,只是保留之前一天的我的大部分记忆的另一个人。

read more..

延安随记

每新去一个地方,我总有很多感想。以前写过不过散记,也散掉了。 过去的一周,在延安。延安很多酒店商场都以圣字开头,不知道还以为去了梵帝岗。交警的车上也写着圣地交警。真是自信。 在延安,没有旅行社,没有导游。只有的是红色革命培训中心,只有老师。也没有游客,只有学员。除了一面什么什么学习班的红旗,路上还不时能看到穿着浅蓝色红军服饰的学员。据说现时延安有七八十个培训中心。 最后一个晚上...

read more..

公众号作者的左右向

人,难免有主观倾向。 好人坏人,对我好的就是好人。我有时也觉得自己没有正确的三观。 关注了几个公众号。人就算在讲一些专业话题的时候,也会流露出他个人的三观。 因为买股票,关注了大牛猫。这是个经济向右政治向左的号,有时候我偶尔也会给他带得政治偏左去了,有时候就会对这个人的政治倾向很厌恶而不想去看他的文章。就跑去微博上一个单纯量化交易的号。 以前在微博上关注过蘭夕。这是个政治经济都...

read more..

说真话

昨天,外包服务这边的管理岗位重新竞岗聘任。(每年搞一次真没必要啊!)再往前几天,隔壁单位新成立一个性质相同的外包部门,有十几个人跑去报名了。这边的外包有点紧张。趁这次机会,开了一个任前谈话会。领导、二领导都不在家,于是叫我坐到了主席台上去讲话。 坐主席台上讲话感觉真好,胡扯也没有人会出来瞪你。 外包商的小领导讲了一轮那边的不如之处,全部人都在沉默。管理岗里有两个人已经去那边面...

read more..

如何在两分钟或更短时间内入睡?

在二战那几年,美军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由于空中作战的巨大压力,许多飞行员都存在着应激反应,这让他们身体虚弱,不堪负重。从而犯下一系列致命的错误,无意击中友军飞机或者自己的误操作而受伤。 为了阻止飞行员和飞机的损失,海军少尉 Bud Winter 开始研究测试一种可以训练的放松方法,以便飞行员能够减压,提高反应速度,增加注意力减少恐惧。 战前 Winter 是一个成功的大学橄榄球和田径教练,他与心理...

read more..

临终关怀:当我们面对已知死亡

叶依塔@知乎 当亲人已明确无救治希望,你是撤去一切治疗手段默默陪伴在侧,还是花重金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多活一秒是一秒?传统孝道往往认为放弃治疗等同于放弃亲人的的生命,而创伤性的治疗又会将病人置于各种痛苦之中。 注意,接下来我要开始强行科普“临终关怀”了。 “临终关怀”并非是一种治愈疗法,它不促进也不延缓患者的死亡。而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在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减轻其疾...

read more..

怎么安排后事才能应付突发的意外

今年1月,有个旧同事感冒入院,在医院还偷偷吸了根烟,第二天就ICU,农历12月30我去送他出殡。在ICU我去看了几次,各种插管,当然也就没有交待到后事。 6月中,有个同事上班中间突然脑出血,现在也是植物人状态,估计也不会有奇迹。 然后妈突然车祸过世了。   我就在想啊,万一哪天有什么意外,总要有个什么交待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