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一年

20180714的上午,收到110微信通知,说我妈车祸过世之后有几个月吧,发现对事情的判断力几乎没有了。对事情发展的预期就只有一个方向的判断。这一年,流泪的次数多不可数。之前40几年欠下的泪应该都还了。上午去菩提院,又差点泪崩。

read more..

渡口(席慕蓉)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年华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一九七九年 

read more..

又一个至亲去世

小姨丈在脑出血,植物人状态一年半之后,0615去世了。周三办的告别,广州的仪式很简单。人看起来小了一圈。我忍不住又哭了。

read more..

戒烟

这次的戒烟来得突然,也算是坚决。 到2014年之前,烟吸得不多,且是可控的。在深圳,吸烟并不多,出来吃饭什么,一般也不给其他人扔烟。吸得多是加班做报表什么,提神就一根接一根地。一直没上瘾,可吸可不吸。 2014年到热线上班,开始总是种种不顺,就慢慢吸上了。慢慢也不可控,不由自主地想抽,抽到想戒就戒不了。 2018年初想戒,看了一本叫《看了这本书能戒烟》,书里碎碎念式的写作方法,确...

read more..

越老越脆弱

昨天中午没事练毛笔记,写着写着,写到了父母的名字。忍不住痛哭出来。心中所想,现在活着的兄弟,我要比你们先死去。

read more..

回忆点滴

刚看到一个iphone越狱的新闻。突然想起十年前这个时间,我拿到了第一个iphone。外婆之前查出肺癌晚期,我弟从美国回来看她。外婆到年底的时候过世。在灵堂的时候,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他的第二个儿子出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