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

by tiantian on 09/4/2019

昨天晚上和弟弟微信聊天,说到小妹今年上小学一年级了。真快,上次见到小妹的时候,才一岁多,走路还不稳,说话也不完整呢。14年中的事,转眼已经是19年了。我弟全家回美国的时候,我爸坐在沙发上发呆,估计已经认不出他的儿子了。

结果我在床上又眼泪汹涌,跑到外面去擦眼泪鼻涕。。。

No Comments

漫长的一年

by tiantian on 07/15/2019

20180714的上午,收到110微信通知,说我妈车祸过世。之后有几个月吧,自己对事情的判断力降到接近零,经常遇事情就发呆。这一年,流泪的次数多不可数。

载我弟去做车,回来的路上大哭;去菩提院祭拜,泪崩;有天中午没事练毛笔记,写着写着,写到了父母的名字。忍不住痛哭出来;周末在父母家收拾东西,看到父亲神智还清醒写的我们兄弟的生日、结婚日,侄女的生日。突然间泪水又止不住。
之前40几年欠下的泪应该都还了。

年前网上都在发年夜饭。我不记得了,是14年还是15年开始,因为父亲病了,再也没有正正经经的吃年夜饭。今年开始,父母都不在了,也不需要年夜饭了。

过了农历新年,喝了几次酒, 失控到哭,还有一次当场吐了。三四两酒,以前真没当回事。

这一年的记忆,很难过。几次出入icu,殡仪馆。我妈去世,老詹去世。

No Comments

渡口(席慕蓉)

by tiantian on 07/10/2019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年华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一九七九年 

No Comments

又一个至亲去世

by tiantian on 07/4/2019

小姨丈在脑出血,植物人状态一年半之后,0615去世了。周三办的告别,广州的仪式很简单。人看起来小了一圈。我忍不住又哭了。

No Comments

戒烟

by tiantian on 06/13/2019

这次的戒烟来得突然,也算是坚决。

到2014年之前,烟吸得不多,且是可控的。在深圳,吸烟并不多,出来吃饭什么,一般也不给其他人扔烟。吸得多是加班做报表什么,提神就一根接一根地。一直没上瘾,可吸可不吸。

2014年到热线上班,开始总是种种不顺,就慢慢吸上了。慢慢也不可控,不由自主地想抽,抽到想戒就戒不了。

2018年初想戒,看了一本叫《看了这本书能戒烟》,书里碎碎念式的写作方法,确实让我不想看书也不想吸了。然后老詹死了,心情不好,就复吸了。其实也没戒得很坚决,但吸的量小得多。2018年中其实也想再戒,然后我妈就死了,这次戒烟都没开始就结束了。

6月1日,想戒了,把手里几根在2日抽完就开始戒了。这次戒烟,有一个奇怪的心里活动。有时想抽烟的时候,想,偷偷抽一个没被人看到就算戒烟没抽。。。

昨天点了一根,没吸,最后还是按死扔了。

1 Comment

本命年就是个坑

by tiantian on 05/30/2019

我也不迷信,可是今年什么时候到头啊

No Comments

Kindle放弃治疗的宣传文案

by tiantian on 03/25/2019

亚马逊阅读器Kindle淘宝官店的宣传广告。

宣传文案中亚马逊写着:“盖Kindle,面更香。”配上了一个Kindle盖在泡面上的图片,回应之前人们的调侃。

No Comments

失眠了

by tiantian on 02/20/2019

对于大部分时候一分钟内能入睡的人,偶尔失眠的感受也很难得。

最近比较感觉到一个心理障碍(?)。焦虑。

焦虑好象一直都有。记忆中,好象幼时弟弟迟归焦虑过:不会被拐了吧之类。80年初,巷子那头的砖木结构的楼塌了,压死了我一个以前的老师。于是到搬走为止,十年里,很多个夜里,台风天里,总是担心会不会我家的砖木结构的楼也塌了。

弟弟回国的时候他单独活动时、回美国的路程里,我都会深深焦虑:会不会出什么事,钱包证件被偷啊,旅程是否顺利啊,他在机场到家的路上是否平安啊。但是他到家了,焦虑也就结束了。

这几年,焦虑的症状,蔓延到看书、电影和电视剧上。看到主角受难,明知主角的光环必然是能逃过一劫,死而复生,我仍极力跳过这一段。看美剧好一点,科幻的美剧就更好。至于看书,基本只能看非虚构类的社科哲学类的书。

No Comments

梦到两个小人在打架

by tiantian on 02/12/2019

对算命这事,我是从信到不信的历程。现在我的认识是,人是有自由意识,没有命运天定。如果所有事情都在出生时注定,做人还有什么乐趣?

我妈去世后,偶尔想起快十年前,S3给我看八字命盘(好象是这个),说到父母缘薄,不禁心下戚戚。

昨天夜里临睡前,看到D版有人说去算命很准,楼下有6页回贴在求算命的淘宝店。

半夜梦中有两个小人打了起来,一个叫自由意识,一个叫决定论。。。半梦半醒间,我“起来”喝退这两个小人。

早上醒来,心有余悸。这情况继续,会不会精神分裂。

No Comments

荒诞的来电

by tiantian on 02/4/2019

1日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人是父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候的旧同事,可能有80几岁了。最近十年我在汕头,见过一两次,最多三次面。最近一次,如果有,是16年初我爸去世的时候。

她在电话里说,有一个无儿无女的亲戚病重,想跟我借两万块钱。(什么鬼)
去年中,我妈去世之前,说过这个同事跟她借过钱,也是要两万,说是儿子什么业务周转,我妈拿了五千,听说是还了。

我借口说手头紧张,拒绝了。 昨天晚上、今天上午,那个父母的旧同事又打了四次电话来。前三次我没接。第四个电话我接了。我说借钱我是没有办法,不过可以帮联系下区民政部门,进行救济。然后她就说,区没办法帮到她这亲戚的。不过可以让区帮下她,说儿子失业女儿患病。

于是我打电话问了下区的的同事,说了这个旧同事的简单情况。区里的同事了解后给我回了电话。说这个人一直都有去找区里要补助,区里也有给补助。科级退休,看起来家里没什么经济问题,儿孙也挺多。

中午时候,她又打电话来,说不要找区里了。区里也帮不到。

这事应该算终结了。

No Comments